正文内容


赛迪顾问解读“两新一重”:新老基建结合,促进城乡融合发展

admin 于 2020-06-25 13:07 发布在 新闻资讯  |  点击数: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重点支持“两新一重”建设,即新型基础设施、新型城镇化,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同时今年3月以来,“新基建”成为广受关注的市场热词,“两新一重”的新提法与“新基建”有何不同和相同之处?将怎样助力复工复产、带动新经济的发展?

赛迪顾问总裁秦海林

近日,赛迪顾问总裁秦海林博士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对“两新一重”的投资重点方向进行了解读,他表示,“两新一重”既继承了传统基建逆周期稳增长的作用,也充分瞄准了未来国家和区域竞争力的发展需要,是在新形势下兼顾总量增长与结构调整的重要工作。

秦海林是赛迪顾问总裁,曾任赛迪智库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他主要从事工业经济、产业规划、园区战略定位以及财税政策、国际经贸规则等领域的研究,围绕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中美经贸磋商等重点问题研究,为国家部委、地方政府、国家级园区等部门提供智力支撑。

此前有专家表示,当前新基建投资仍存在体量较小、“远水难解近渴”等问题。秦海林认为,“两新一重”不仅强调新基建投资的作用,也同样重视铁路公路、水利等传统基础设施建设的作用。

秦海林表示,在今年“六稳”、“六保”的大背景下,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两新一重”是保持经济平稳运行和推动全面高质量发展的结合点,既有助于加快动能切换与产业转型,又可以激发更多需求,创造更多业态,实现新老结合,新老交替,新老共同作用。

赛迪顾问认为,当前我国正处于高质量发展、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期,深度工业化和数字经济高速发展的双轮驱动期。

以铁路、公路、水利等建设为主的传统基建是面向工业经济时代的能力底座,而以信息、融合和创新为核心内涵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是面向数字经济时代的平台基石,新型城镇化则是面向全面小康社会建设、改善民生需求、加快城乡融合发展的重要工作。

释放有效投资,促进城乡融合发展

澎湃新闻: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以稳民生、保就业为今年经济工作要点,“两新一重”建设将怎样拉动就业、促进民生?

秦海林:我们认为,“两新一重”主要从四个方向稳民生、保就业、实现高质量发展,可以归纳为“加减乘除"。

加:“两新一重“最为直观的作用在于通过投资直接拉动相关产业,根据赛迪测算,仅数字新型基础设施就可以带动直接相关产业链收入增长超过2.5万亿。两新一重可以直接拉动相关产业链发展,释放有效投资红利。

减:新时代的“两新一重”特别是交通、水利等传统基础设施建设,在我国传统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具有一定基础的大背景下,更多侧重于“补短板,疏堵点、减损耗”,随着“两新一重”的建设,我国在供应链产业链中的一些堵点有望得到疏解,经济当中的低效率、无效率环节有望得到解决。

乘:新型基础设施是面向未来国家竞争力的重要平台体系,是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发展的重要基础,具有较大的”乘数“效应和”裂变“功能,能够促进和激活一批新业态与新模式,对于稳民生、保就业意义重大。

除:两新一重、稳民生、保就业的过程中,营商环境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两新一重”需要各地加快提升营商环境,除去效率低下的行政管控行为,下大力气消除营商环境中的弱项短板,加快提升营商环境优化,发挥营商环境的生态支撑作用,最大限度加快两新一重的建设速度,提升其对稳民生、保就业的支撑作用。

澎湃新闻:除了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两新一重”还提到新型城镇化等,新型城镇化的建设核心在哪里?“新”在哪?

秦海林:新型城镇化的建设核心在于充分发挥城镇化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和支撑作用,搭建城乡统筹、城乡一体、产业互动、节约集约、生态宜居、和谐发展的城镇化体系。

“新”在四个方面:

新目标:围绕户籍制度改革和城乡融合发展,到2020年实现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是本次新型城镇化的重要目标。

新方向:将新型城镇化建设与城乡融合发展结合起来,在新型城镇化的过程中推动新型城镇化与乡村振兴双轮驱动,实现高质量的城乡融合发展。

新体系:本次新型城镇化,是要进一步完善和落实主体功能区战略,发挥重点城市群、都市圈、中小城市、县城、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各功能节点的效能,构建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化空间格局体系。

新载体:本次新型城镇化建设,特别提出了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新型城镇化建设,通过系统提升县城的基础设施建设、公共卫生设施、公共服务体系,加快推动县和县级市中心镇成为新型城镇化体系中关键的支撑力量。

澎湃新闻:“两新一重”中的“加强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就是指传统的“铁公基”建设吗?

秦海林:从方向上,与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与传统的铁公基项目基本一致,但是在目标、内涵、建设方式、投资形式等方面与传统”铁公基“有着一定的区别,体现了我国基础设施网络发展的阶段性特点与现阶段“两新一重’的特殊使命。

难点在于方向、资金和节奏,要完善投融资模式

澎湃新闻:我国目前的“两新一重”建设面临哪些痛点难点?应如何解决?从投资方面看需要注意些什么?如何推动更高水平高质量的重大工程建设?

秦海林:我们认为,“两新一重”存在三个痛点难点,即方向问题、资金问题和节奏问题。

方向问题,“两新一重”尤其是新基建,其模式和方式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一个参考案例,中国从跟跑到领跑的身份地位变化,实际上为科学确定两新一重产业发展方向提出了要求。

资金问题,目前各级政府的负债率已经较高,如何采用更科学有效的方式,激活社会资本解决“两新一重”建设中的投资资金问题,也是应该重点考虑到的方面。最后节奏问题,如何科学有效把握“两新一重”的投资结构与建设节奏,在适度超前的前提下避免产能再次过剩,也是目前“两新一重”建设也是应重点关注的问题。

我们认为,更高水平推进两新一重建设,应做好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做好科学全面系统的前瞻研究。“两新一重”带动效应强,特别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具有更强的增量空间和辐射能力,各地应根据自身特点和产业技术,科学规划、分类施策,加强对区域需求和技术路线的前瞻预测与产业发展路线的系统研究。

二是完善多元化的投融资模式和市场主体参与方式。“两新一重”建设应在充分发挥财政资金撬动作用的同时,加强各类市场主体的参与程度。通过遵循“市场主导、政府引导”原则,鼓励不同主体运用市场机制,灵活开展多种形式合作

三是加强“两新一重”对供应链和产业链的牵引作用。“两新一重”是激活国内需求,牵引国外需求,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发展新格局的重要抓手,各地在推进两新一重建设的过程中,也应充分发挥基础设施建设对产业链、供应链的牵引带动作用,围绕重大工程、重大项目打通堵点、连接断点,加快提升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水平。

数字基建加速布局,数字经济发力产业互联网

澎湃新闻:此次疫情后数字经济将成为我国经济发展新增长点,数字经济接下来的发展具有哪些突出特点,将怎样帮助我国疫情后复工复产?

秦海林:疫情过后,未来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或将呈现以下新的特征:

一是数字基建加速布局,释放经济增长新动能:疫情以来,以5G基站、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为代表的数字基建备受关注,作为数字经济运行的底层支撑,未来数字基建将会持续推动数字经济发展,释放经济增长新动能。

二是数字经济深度演进,迈向产业互联新阶段:我国数字经济发展一直呈现出消费互联网一枝独秀、产业互联网进程缓慢的特征。

疫情迫使我们意识到,产业链协同和供应链安全是我国经济持续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保障,产业互联网是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短板所在,也代表着我国数字经济的未来。复工复产以来,“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作为“六保”之一被反复强调,产业互联网受到关注,成为下一阶段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着力点。

三是数字转型全面提速,催生新模式新业态:本次疫情对传统企业生产和线下消费冲击巨大,但制造业智能化、企业数字化转型呼声四起,以智能化、数字化、线上化、无人化等为发展方向的数字经济成为疫情之下社会经济的“免疫力”所在,极大提升了国民经济的“韧性”。

疫情终会结束,但“数字生活”会一直延续,推动这些新兴业态、商业模式得到更为充分和长足的发展。

宏观来看,数字经济对于复工复产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最为直接的是大数据、人工智能、智慧城市等数字技术的运用和数字应用的普及,将对复工复产后的疫情监测分析、风险预警、防控救治等起到关键性作用,成为保障“战疫”成果的强大后盾。

另一方面,数字基建大力布局,短期内可以形成较大投资需求,直接对冲疫情防控对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对于扩需求、保增长、稳就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长远来看,数字基建将会为产业发展注入数字动力,释放经济增长潜力,激活复工复产达产新动能。

未来,随着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跨区域、跨部门、跨产业的信息沟通、设施联通、物流畅通、资金融通、人员流通、政务联动等协同机制将逐步探索、建立、完善,充分释放我国内需市场活力,从根本上提升国民经济的抗风险能力。(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